菜单

古典文学之诗人玉屑,以意造境

2019年8月1日 - 亚洲必赢626aaa.net
古典文学之诗人玉屑,以意造境

余尝闻人言“莽园者,狂人也!”,盖因其所画,尺幅巨大,且笔墨奔放耳。然余今观之,方知此言之不实也。世之所谓狂人者,多郁郁而不得志,张狂不羁以舒郁结之气。或如阮籍,及穷途而痛哭;或如太白,必醉酒以赋诗;或如八大,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此之人也,怀大才而不遇知音,与世长辞国而不行兴复,叹人生之勤奋,感世事之不平。唯有不羁以管理,张狂以待人。非不羁耳,羁绊甚多而不得脱也;非张狂耳,所负什么重而不可去也。莽园之画,有豪放之态而无狂妄之姿,盖其人其画,无此郁结悲愤之感也。夫东坡之豪放词,“大江东去”,有豪放之状而无豪放之实者也,实哀叹“早生华发”耳;“吟啸徐行”,无豪放之状而有豪放之实者也,实“何人怕,一蓑烟雨任终身”耳。莽园之图画,有大江东去之类,亦有吟啸徐行等等,然其实之所归,终在于豁达闲适之境,而非磅礴激荡之态也。

复潘对凫居士书

宋简宗书画创作中的佛教情结

命 意

武周顾恺之曰:“以形写神”,形肖易而神似难也。及西楚都尉画始新,东坡论画有言:“论画以一般,见与小孩子龄”,亦言重神而不重形者也。莽园之画,神似甚矣!群鹤飞于水上,器宇轩昂;松鼠攀于枝头,腾然欲跃。笔墨运维之间,神气已具。夫神似之难者,在苦练寒暑数载而不可得,观物象于外,悟气韵于内,心思神奇,手艺卓越,方能绘之。然难则难矣,非不可得耳。今之画者臻于此境者,虽不众,亦不是莽园之唯有也。莽园之别于公众者,不在形神之内,而在意象之外也。莽园独善以意造境,由境生意。其写春之将至,不画春江水暖,而画一猫蜷伏酣睡,蝴蝶于前而懒于扑捉,身后柳树新绿,随风轻拂,此春日睡迟之境也,于此境之中,慵懒之意备矣。其写小童牵牛,小童在后,负手独立,眺望画外;一牛站立于前,回首以望小童。一绳执于小童手中,松垮拖于地上,人不急,牛亦不急,此放牛贪玩之态,写慵懒悠闲之意也。莽园独爱此意,其画多写此散漫闲适之态。虫鱼花草,人物鸟兽皆轻巧而懒散,及其笔墨韵味,亦随性而无束缚。其画唐人仕女马球,墨色浑然运动,寥然数笔,则骏马、仕女皆现于纸上。笔触粗犷不拘。及其画古柏,浓墨蕴然,似胡涂于纸上,细观则葱葱之古木,孑立于世外。

前端大梦未醒.致有争辨.不胜惭愧。今梦醒矣.本欲无言.然恐阁下或有未喻.且略陈之。孟轲云.有意外之誉.有求全之毁.孟轲此语.极确切.而未明其所以然。佛说一切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各有前因.致获现果。了此.则只宜自忏宿业.何暇怨人乎哉。所以君子上不怨天.下不尤人.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魔难行乎劫难.受宠若惊.受辱不怨.自力更生.无往而不自在逍遥也。此传作于中华民国十四年.彼在卢布尔雅那悦来公司.函告于(光)实未寄文来。(光)极力申斥.令毁其稿。到现在年十月.彼持其自作之年谱令(光)看.于十五年谱内.有此文。(光)将在传文撕作粉碎.极力责备.谓彼是甚么人.何得自作年谱。而又何得妄造没有根据的话。陷(光)于以凡滥圣.藐视天下宗教知识.及贤都尉之相当的大罪中乎.令永勿再录。至八月.因催印观世音菩萨颂到申.于朋友处.见彼油印之文.(光)持回撕之。时彼亦寄居太平寺.前之谓之曰.汝以此恭维(光).甚于持刀杀(光)百千万倍.令勿流布。岂知彼早就寄蔡慧康潮音令登报矣。及阁下寄来.(光)意谓才印未久.勉强能够收拾.所以祈蔚如劝阁下尽行焚毁.务成爱小编之实。又令香港(Hong Kong)居士林.净业社.各于林刊月刊表明.免致不知者谓彼承(光)意而作耳。及阁下来书.方知不可收拾.遂悟亚圣.子思.及佛所说之各事理.而心中已于此了不介意。是盖宿业所使.只可自怨宿生少培养.何暇怨彼之妄造蜚语乎。马契西此举.(光)于任何前境.皆悉无烦计虑.或可完自家天真.卒能心安理得自心耳.则是因祸而得福.实为幸运。阁下所印之传.随阁下意.烧之也好.散之也好。如其爱本人情殷.略将(光)诫彼之意.撮略叙百数十字.印于皮子里边之白垫纸中.避防无知者之效尤更好.并不是为洗雪此诬.免人唾骂也。何以故.唾骂者越来越多.(光)得好处愈深.以非(光)自为.而(光)受唾骂.则其消业障而增福慧.有如金刚经十五分所说者。(光)色力衰弱.冗事好多.以至净业本领.徒惭疏略.得此因缘.用作不修而收益之据.幸何如之。

金朝不时,文学与方式的审美风格崇尚闲适雅淡、宁静飘逸和无力细腻。异于北齐社会同审查美文化前进所显现的神气、汪洋恣肆的青春气象,古代表现的则是一派历经沧海桑田而闲庭信步的知命之年场景。这种中年场景背后反映出了社会知识的转型和时期大潮的成形。这种转换,是受古板儒、释、道共同教导而呈现出来一种侧向。

揔 说

人观其笔墨,见不服束缚,不拘形态,则谓之以“狂”,此唯见其形,不见其实也。庄子休内篇第一打狗阵法者,论逍遥之意境,“无所待”者也,鲲鹏之扶摇八千0里,蜩啾之樯榆枋而止,皆非逍遥也,盖其独具待也。鲲鹏之所待者,风也,蜩啾之所待者,树木墙垣也,此小大之辨,然所待一也。无所待之逍遥,非“无功、无己、佚名”而不可得。莽园所绘之闲适之境者,无所待之意也。睡猫懒卧于春晓,牛僮流连于归途,群鹤飞翔于水上,仕女嬉戏于马背,皆无忧无虑之意境。画内之人物鸟兽,自由且无所依赖,此无功之境也;品画中之笔墨野趣,挥洒涂抹,随于心性,此无己之境也。莽园之所绘者,非虫鱼鸟兽、仕女孩子物也,其所绘者,慵懒闲适者也,无所待者也,逍遥者也。此非狂人之为也,实神人之功耳。

古典文学之诗人玉屑,以意造境。自中唐起先,三教共同反映出“向内”、“尚心”转向的矛头:佛学禅宗标举“明心见性”
“无相为体、无体为本,无念为宗”“陶冶心性”;道学“重玄”立宗,“心生则法生,心灭则法灭”,其修炼格局由爱抚于外炼金丹渐渐转化于内丹,几近不二等秘书籍;法家经济学大谈性命,标举“正心诚意”,共同表现出了“尚心”“转内”的一代时髦。因而,那使得东魏社会文化在审美的以为形态上展现出越来越细腻软和、尚意内敛的时代特征。

凡为诗,当使挹之而源不穷,咀之而味愈长。隐居诗

无功、无名氏、无己之境,非逡巡而可得。莽园之求此“三无”者,画也。莽园之画古柏,非图古柏之形神也,以之悟无功之境也。松柏之常青,人所嘉之,盖以之喻人也。唯莽园不状其苍健而状其鼎盛。此非以之喻人也,此以之悟道也。故莽园之古柏,无古意而有乐趣,盘枝错节,难辨形状;枝叶繁茂,以现生机。莽园之画鹤,非图鹤之形神也,以之悟无名之境也。鹤之仙风道骨,人所嘉之。亦以之喻人也。夫鹤,凡鸟也,孰知风骨?莽园状其形状,天然则不雕,盖不重其名而重其纯质也。莽园之画高山,非以之托仁者之所爱也,非以之喻先生之伟岸也。其山墨色蕴然,不辨草木,不显山石。浑然一体,以去人工之情趣。听众游于山中,唯见天然,则忘小编之意生焉。莽园借图画而得“三无”,真逍遥也,此亦宋元以降之所谓逸品者耳。余观今之画者,其所众者,描形写神者也,谓之神品。莽园之画所图者,含道以应物也,谓之逸品。以逸品而居神品之上,可得为乎?可也!

亚洲必赢626aaa.net 1

诗当使无庸赘述,语尽而意不穷。曾巩

莽园之画也,其精华于外者二,曰笔墨、结构耳。其笔墨也,旷达而不失细微;灵动而不无沉厚、动转而相当的多稳健。其协会也,如神帅韩信之点兵,弈秋之布局,虚实相生,出乎意外。其笔墨如斯,盖因其善书法,工碑帖。帖学之韵味柔媚,碑学之气势刚拙,杂可是一体,浑但是天成。故细观其笔墨,情、意、韵皆备矣。其布局之妙,盖因其善篆刻,以有求无,以小见大。得此二者,莽园之于今之画坛,执牛耳者也!

赵构像

以意为主

浙江水墨画馆馆长

汉代是小编国历史上伊斯兰教最为兴盛的朝代之一。宋代统治者承继西夏儒道佛并用和对佛教的笃信扶持政策,赵旉和宋孝宗两帝统治时期,先后吸引一遍崇道高潮。赵旉曾亲自编剧过“天书下落”、“圣祖降临”等事件,借此大建宫观,普度道士,整理东正教经籍,编集伊斯兰教事迹,升高道士地位等等,掀起了明清一代第三遍崇道高潮。徽宗大举崇道,企图把明朝改成“神霄元始天尊仙境”,设置道官,道阶,建设构造道学,大修宫观,广度道士,编写道书,改僧为道,为当道颁经授篆等。一些东正教优秀如《道德经》、《庄周》、《列子》等,成为科举考试的内容。

曹子桓曰: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词为卫。

中国美术家组织理论委员会委员

宋哲宗宠任道流,爱慕神明世界,毕生中已经数十次亲注道经。今《道藏》收音和录音《宋微宗御解道德真经》四卷、《冲虚至德真经义解》六卷、《西峡无量度人经符图》三卷及《西升经》四卷。那么些小说构思内容丰盛,文笔精粹流畅,反映出赵煦浓密的法家、道教美学理念及审美情趣。

先意义后文词

文化部国家当代艺术研商核心专家委员会委员

亚洲必赢626aaa.net 2

诗以意义为主,文词次之;意深义高,虽文词平易,自是奇作。世人见古时候的人语句平易,仿照效法之而不得其意义,便入鄙野,可笑。刘贡甫诗话

黑龙江省美协副主席

秾芳诗帖,现藏台南紫禁城博物馆

老杜剑阁诗云:“吾将罪真宰,意欲刬叠嶂。”与太白“捶碎滕王阁,刬却君山好。”语亦何异!然剑阁诗目的在于削平僭窃,怜惜王室,凛凛有率真;“捶碎”、“刬却”之语,但一味豪放了。故昔人故事集字,以意为主。溪诗话

中大解说

赵孜曾言: “淡而无为。”
(《赵贵诚御解道徳真经》)那是她建议的东正教育和文化艺美正式,也反映出伊斯兰教“尚真”的美学观。道家、东正教尚真,重申东西应遵其个性、真性,反对人为巧饰。在文化艺术思想上,初期佛教杰出《太平经》就建议了“出真文”、“除邪文”的宗派美学规范。针对当时环球重文轻质的景况,宋光宗提议:
“先王以人道治天下,至周而弥文,及其弊也,以文灭质,文有余而质不足,天下举失其平淡之真而日沦于私欲之习,老氏当周之末世,方将祛其弊而使之反本,故禳弃仁义,绝灭礼学,虽圣智亦在所摈。彼其心岂真以慈善圣智为不足以治天下哉。”又说:
“有为则伪,无为则真。以伪获福者凶,以真致福者吉。”
赵佣将“无为之真”作为文艺美的行业内部。

古诗之意

亚洲必赢626aaa.net 3

诗者,不可言语求而得,必将观其意焉。故其讥刺是人也,不言其所为之恶,来讲其爵位之尊,车服之美,而民疾之,以见其不堪也。“君子偕老,副笄六珈”,“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是也。其颂美是人也,不言其所为之善,来讲其仪容之盛,冠佩之华,而民安之,以见其无愧也。“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是也。东坡

赵构书法笔法特点

诗之为言,率皆乐而不淫,忧而不困,怨而不怒,哀而不愁。如绿衣,伤己之诗也,其言然则曰:“作者思古代人,俾无訧兮!”击鼓,怨上之诗也,其言然则曰“土国城漕,小编独南行!”至部队数起,大夫久役,止曰“自诒伊阻。”行役无期,度思其灾殃以风焉,可是曰“苟无饥渴”而已。至于言天下之事,美盛德之形容,固不言而可见;其与难受考虑之作,孰能优游不迫也。孔丘所以有取焉。谢显道说

“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无法鼓舞人心。真在内者,神动于外,是由此贵真也。”庄子休所讲的“真”,到了道教美学观念中,就改为了对“道”的迫切之心的袅袅,对修道者排除物欲、乃至排斥物质之美的鼓励。那是赵元休在尚“真文”之外还尚“淡文”的因由。东正教美学观念以为真正符合道的著述是清纯无味的,也即是宋简宗所说的“淡”。“味之所味者,尝矣。而味味者未尝呈。故淡乎其无味。色之所色者,彰矣。而色色者未尝显。故视之不足见。声之所声者,闻矣。而声声者未尝发。故听之不足闻。倘诺者,能苦能甘,能玄能黄,能宫能商,无知也,而无不知也。无能也,而无无法也。故用之不足既。”那样的创作未有豪华的音符、动人的词藻,但却“能苦能甘,能玄能黄,能宫能商”。

晦庵论诗有两重

亚洲必赢626aaa.net 4

陈文蔚说诗,先生曰:谓公不晓文义则不足,只是不见那好处。如昔人赋梅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中午。”那十四字哪个人人不精晓!但是前辈直恁地称叹,说她形容得好。是什么?那么些就是难说,供给自得她言外之意,须是看得她物事有精神方好。若看得有精神,自是活动有趣,跳掷叫唤,自然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这一个有两重:晓得文义是一重,识得意思好处是一重。

行草纨扇,现藏上海博物院

有浑然意思

在这种东正教育和文化化艺术观的引导下,赵旉本人在其艺创中也深得恬淡之道。那明显地反映在她的“瘦金体”创作中。徽宗信奉“书贵瘦硬”的遗训,把她们清瘦恣纵的特点融贯起来,又吸收画坛前辈的笔法和形态,再加进本身工笔院体面独特的细小勾线手艺,于是就创办出新体金鼎文“瘦金体”。明朝精心云:“徽宗定鼎碑,瘦金书。旧里城内民家因筑路掘地取土,忽见碑石穹甚,其上Ssangyong,龟蚨昂首,甚稿工,即瘦金碑也。”那是较早记载瘦金书的文字。

江苏之诗,自山谷一变,至杨廷秀又再变,遂至后天越要巧越丑差;杨新年辈文字虽要巧,然巧中自有浑然意思,便巧也使得不觉。欧公早稳步要表露,然欧公诗自好,所以喜梅圣俞诗,盖枯淡之中,自有趣。欧公最喜朝士送行两句云:“晓日都门道,微凉苑树秋。”又深喜常建两句云:“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自言一生要学不得。今人都不识此意,只是要阚事、使难字,便谓之好文字。晦庵

瘦金体笔触尖削而重,行笔细而劲健,富有弹性,运笔挺劲犀利,尾勾非常锐利;横竖的起笔似快刃切入,送笔恐慌,成为纤弱而快速的线状,收笔多加顿挫,右肩的转角处形成有肿节,似有“坠尾”、“鹤膝”之感。捺笔的前边展现柳叶状,给人行动坚决果断、暴筋露骨的感官激情。它运笔的快慢较迅疾,通篇具备小篆风貌,适意而明快。

诚斋论句外之意

亚洲必赢626aaa.net 5

诗有句中无其辞,而句外有其意者,巷伯之诗。苏公刺暴公之谮己,而曰:“贰个人同行,何人为此祸?”杜云:“遣人向市赊香秔,唤妇出房亲自馔。”上言其力贫,故曰“赊”;下言其无使令,故曰“亲”。又“东归贫路自觉难,欲别上马身无力。”上有相干之意而不言,下有恋别之意而不忍。又“朋酒日欢会,老夫今始知。”嘲其独遗己而不招也。又夏日不赴,而云“野雪兴难乘”,此不言热而反言之也。唐人云:“葛溪漫淬焚寂剑,却是猿声断客肠。”又钓台:“近些日子亦有垂纶者,自是江鱼卖得钱。”唐人长门怨:“错把黄金买词赋,相如自是薄情侣。”崔道融云:“最近却羡相如富,犹有人问四壁居。”

瘦金体颇有鹤韵。因为徽宗喜欢鹤,并常画鹤。一则是遭逢薛稷的影响,《宣和面谱》:“犹专长鹤,故言鹤必称稷,以是得名。”二是徽宗笃信东正教,古代人凭想象以为鹤能活到上千岁,是长寿的表示,并且将其就是大家通往仙宫的通行工具。由此徽宗好鹤,以鹤为美的超人,故作书摩仿鹤的骨肉之躯、鹤的态势,其字四处透流露鹤颈与鹤足的细筋。

陵阳谓须先命意

曹魏,在欧阳文忠的发起下,思脱唐法,意造运笔,着意石籀文商讨,后历经苏、黄、米,产生了“尚意”的书风。“尚意”指率真,大肆逍遥的编慕与著述处境和酷爱自然浑成的创作方法,这种反才能的方法美论,无疑沿袭了道家“大智若愚”的法子美学的“无艺之艺”和新兴伊斯兰教修道求真、尚朴、以性达“虚无”,归真反璞,顺应物性人情的美学趋向。
“笔者书意造本不可能,点画信手烦推求”
“意造”,便是轻巧、任情,纵兴,以一己之主张、特性来变成佳作,这里得“不或者”,乃是无定法,无常法,无陈法,无死法,一切任凭自然。

凡作诗须命终篇之意,切勿以先得一句一联,因此成章;如此则意十分的少属。然古代人亦难免如此。如述怀、即事之类,皆先成诗,而后命题者也。室中语

亚洲必赢626aaa.net 6

作诗必先命意,意正则思生,然后择韵而用,如驱奴隶;此乃以韵承意,故首尾有序。今人非次韵诗,则迁意就韵,因韵求事;至于索求随笔佛书殆尽,使读之者惘然不知其所以,良有自也。室中语

赵仲鍼燕书《千字文》

思而得之

从“瘦金体”整个字态及笔姿来看,在点画、结体方面与米曲靖的黑体有着相似的风貌,特别是气质上多有相通之处。如用笔思想上的欲扬先抑、对欹侧体势的钟爱;点画上起笔重顿,中间稍轻,转折处往往直转而下的特点;韵味上赵元侃酷似人评米颠的“沉着痛快”,展现以坚决、犀利、镇定,它既不仿魏晋俊逸之法,也不取颜柳之雄劲之笔,而跟当代苏、黄、米、一样,得变其态从而另立门径,标新立异自成格调,他脱尽了前代人点画中兼有的“骨”“肉”,瘦金体貌似法度森严,一毫不苟,而实际却是凌乎法度之上的一种至法,至法正是无法!

古代人为诗,贵于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故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也。近世小说家,惟杜拾遗最得作家之体。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山河在”,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花鸟常常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恐,则时可见矣。他皆类此,不可遍举。迂叟

她的花鸟画创作也可能有二种格调。一种用笔精致,充裕展现艳丽富贵的情调,对画院音乐家影响很深;另一种则是用水墨渲染的要诀,不太专注色彩,崇尚清淡的笔墨情趣。

不带声色

亚洲必赢626aaa.net 7

王维书事云:“轻阴阁大雨,深院昼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舒王云:“若耶溪上踏莓苔,兴尽张帆(zhāng fān)载酒回。汀草岸花浑不见,天马山广大逐人来。”两诗皆含不尽之意,子由谓之不带声色。禁脔

瑞鹤图,现藏山西省博物馆物院

超出言语以外

小巧艳丽风格的画作往往形象真实生动,精细准确,笔墨工致纤,巧设色靓丽,由于她圣上的身价,故皆描绘宫廷中的奇禽异卉,个中寓有宣扬祥瑞粉饰太平的成份,呈现着“黄家富贵”的画格特征。他的传世代表作《水芙蓉锦鸡图》正是这种作风的最具代表性的创作。画面美不胜收,形神兼备,诗趣十足,此图用笔精了解习,设色灿烂辉煌、高贵分外,描绘细致入微,又旭日东升、充满活力。赵估诗意的含蕴回味和入眼事物的精工细作入微,以及写真表现的跃然纸上精切,在此表现得放眼。

圣俞尝语余曰:诗家虽率意造语,亦难;若意新语言文字工作,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当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贾岛云:“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姚合云:“马随山鹿放,人逐野禽栖。”等是山邑荒僻,官况荒废,不及“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为工。余曰:工者如是。状难写之景,含不尽之意,何诗为然?圣俞曰:小编得于心,览得会以意。若严维“柳塘春水慢,花坞夕阳迟。”则天容时态,融和骀荡,岂不在近些日子乎!又如温八吟“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贾岛“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则道路辛勤,羁旅秋思,岂不见于言外乎!彭城语录

亚洲必赢626aaa.net 8

“冷于陂水淡于秋,远陌初穷到渡口。赖是壁画不能够画,画成应遣终身愁。”右行色诗,故待制司马公所作也。公讳池,是生长史温公。梅圣俞尝言:诗之工者,写难状之景,如在此时此刻;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此诗有焉。张文潜

听琴图,现藏紫禁城博物馆

有不尽之意

风格朴拙粗简的画作多以水墨绘成,那类画多表现林下水滨风物,意境衡水雅逸,别是一种风致。那二种风格情趣天渊之别的作画出于同一歌唱家之手亦呈现出艺术上的冲突,特别是粗简率意的墨笔花鸟在以美仑美奂为特征的宫廷美术中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发难得。恰恰是这种风格的创作尤其显示了她编慕与著述观念中“尚淡”的帮衬。《柳鸦芦雁图》是赵宗实朴拙墨笔画风中极具代表性的小说。采纳双钩子描绘,设色浅淡,垂枝柳用粗笔短线勾出凹凸之态,更显粗壮,极有材质,且用墨的浓淡相间,极有美感,综上说述到:赵估作画不是追风而是越来越多地由于本人的审美要求,实际不是讨巧媚俗、装模做样。邓易从曾跋此画曰:“笔法浑然天成,脱去凡格:浓淡运墨,大略如生,幽静清无缘无故。得江南落墨之意蕴。”

鲍当孤雁云:“更无人问津接续,空有影相随。”孤则孤矣,岂若子美“孤雁不饮琢,飞鸣犹念群。何人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含不尽之意乎!老杜补遗

文:徐惠

宫词云:“监宫引出暂开门,随例虽朝不是恩。银钥却收金锁合,月明花落又黄昏。”断句极佳,意在言外,而幽怨之情自见,不待明言之也。诗贵乎如此,若使一览而意尽,亦不足挂齿!渔隐

诗要有野意

人之为诗,要有野意。盖诗非文不腴,非质不枯,能始腴而终枯,无中边之殊,意味自长。风人以来,得野意者,惟渊明耳。如太白之豪放,乐天之浅陋,至于郊寒岛瘦,去之益远。子尝欲作野意亭以居,三二十二日题山石云:“山花有空相,江月多清晖。野意写不尽,微吟浩忘归。”人多与之,吾终恐其不似也。休斋诗话

状索寞之意

淇川人杨万毕,字通一,梧桐夜雨诗云:“千里暮云山已黑,一灯孤馆酒初醒。”索寞之意尽于此。诗史

矢志深入

李商隐锦瑟诗云:“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王新宇。沧海月明珠有泪,茶果岭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纪念,只是立刻已惘然。”黄庭坚读此诗,殊不晓其意;未来问东坡,东坡云:此出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案李诗“庄生晓梦迷蝴蝶”,适也;“望帝春心托何穗”,怨也;“沧海月明珠有泪”,清也;“西贡市日暖玉生烟”,和也。一篇之中曲尽其意,史称其瑰迈奇古,信然。缃素杂记

用意精深

赠同游诗:“唤起窗全曙,催归日未西。无心花里鸟,更与尽情啼。”山谷曰:吾儿时每哦此诗,而了不解其意。自谪峡川,吾年五十八矣,时春晚,忆此诗,方悟之。“唤起”、“催归”二鸟名若虚设,故人不觉耳。古时候的人于小诗用意精深如此,况其大者乎?催归,子规鸟也;唤起,声如络纬,圆转清亮,偏于春晓鸣,亦谓之春唤。冷斋升按:此诗“唤起”、“催归”固是二鸟名,然题曰赠同游者,实有微意。盖窗已全曙,鸟方唤起,何其迟也;日犹未西,鸟已催归,何其蚤也!岂二鸟无心,不知同游者之意乎?更与本人痛快而啼,早唤起而迟催归可也。

句中意味

诗有一篇命意,有句中意味。如老杜上韦见素诗,计划如此,是一篇命意也;至其道迟迟不忍去之意,则曰“尚怜峨南充,回首清渭滨”;其道欲与见素别,则曰“常拟报一饭,况怀辞大臣”。此句中命意也。盖如此,然后顿挫华贵。诗眼

语新意妙

退之征蜀联句云:“始去杏飞蜂,及归柳嘶蚻。”语新意妙。诗曰:“昔笔者往矣,杨柳依依;今作者来思,雨雪霏霏。”记时也。苕溪渔隐曰:山谷亦有“去时鱼上冰,归来燕哺儿”之句。雪浪斋日记

措 意

陈克子高作赠别诗云:“泪眼生憎好天色,离肠偏触病心思。”虽韩偓、温八叉,未尝措意至此。许彦周诗话

含 意

陈无己云:山谷最爱舒王“扶舆度阳焰,窈窕一川花。”谓包括数个意。王直方诗话

委 曲

司空图唐末竟能全节自守,其诗有“绿树连村暗,黄华入麦稀”。诚可不菲。又云:“四座宾朋兵乱后,一川风月笛声中。”句法虽可及,而意甚委曲。许彦周诗话

说愁意

予绝喜李颀诗云:“远客坐长夜,雨声孤寺秋。请量阿拉伯海水,看取浅深愁。”盖作客涉远,适当金天,暮投孤村古寺,中夜不能寐,起坐凄恻,而闻檐外雨声,其为一代襟抱,不言可见。而此两句十字中尽其意态,海水喻愁,非过语也。小说

用意太过

东坡跋李端叔诗积雨云:“暂借好诗消永夜,每逢佳处辄参禅。”盖端叔诗用意太过;参禅之语,所以警之云。

东坡工于命意

东坡和贫士诗云:“夷齐耻周粟,高歌诵虞轩。禄产彼何人,能致绮与园。古来避世士,死灰或余烟。未路益可羞,朱墨手自研。渊明初亦仕,弦歌本诚言,不乐乃径归,视世嗟独贤。”此诗言夷齐自信其去,虽武王、周、召不能够挽之使留;若四皓自信其进,虽禄、产之聘,亦为之出;盖古时候的人无心于功名,信道而进退,举天下万世之是非,不能够回夺。伯夷之非武王,绮园之从禄、产,自合为世所笑,不当盛名;不经常圣贤辨论之,于后乃信于天下,非其始望,故其名之传,如死灰之余烟也。后世君子,即不能够以道进退,又无法忘世俗之毁誉,多创作以公开其出处,如答客难、解嘲之类,皆是也。故曰“朱墨手动和自动研”;韩退之亦云:“朱丹(zhū dān )自磨研。”若“渊明初亦仕,弦歌本诚言”,盖无心于名,虽晋末亦仕,合于绮、园之出;其去也亦不待以微罪行,“不乐乃径归”,合于夷齐之去;其事虽小,其不为功名累其进退,盖相似;使其易地,未必不追踪二子也。东坡作文工于命意,必超然独立于人们之上,非如昔人称渊明以退为高耳。故又表明如此。诗眼

意脉贯通

“打起黄鸟儿,莫教枝上啼。一回惊妾梦,不获得辽西。”此唐人诗也,人问诗法于韩公子苍,子苍令参此诗以为法。“汴水日驰三百里,扁舟东下更开帆。旦辞杞国风微北,夜泊宁陵月南方。老树挟霜鸣窣窣,寒花承露落毵毵。茫然不悟身何处,水色天光共蓝灰。”此韩非苍诗也。人问诗法于吕公居仁,居仁令参此诗认为法。后之学诗者,熟读此二篇,思过半矣。小园解后录

唐人尝咏1月菊:“自缘明天人心别,未必秋香一夜衰。”世以为工,盖不随物而尽。如“酒盏此时须在手,菊伊洛传芳日便愁人。”自觉气不够长。东坡亦云:“休休,今日金蕊蝶也愁”也。然虽变其语,终有此过,岂在谪所,遇时惊讶,不觉发是语乎!予寓吴江,值菊花节,有“鬓缘心事随时改,依旧在远方。多情只有,篱边黄菊,四处能华。”小说家读之凄然,感到有含愤意。休斋

造 语

诚斋论造语法

初学诗者,须用古代人好语,或两字,或三字。如山谷大猩猩毛笔“毕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一生”二字,出论语;“身后”二字,晋张翰(英文名:zhāng hàn)云:使自个儿有身后名;“几两屐”,阮孚语;“五车书”,庄子休言乐正克:此四句乃到处合来。又“春风春雨花经眼,江洮江西水拍天。”“春风春雨”,“江浊水溪南”,诗家常用。杜云:“且看欲尽花经眼”,退之云:“海气昏昏水拍天”,此以四字合三字,入口便成诗句,不至刚毅。要诵诗之多,择字之精,始乎摘用,久而自出肺腑,驰骋出没,用亦可,不用亦可。

陵阳论荆公造语

刘威有诗云:“遥知科柳是门处,似隔金芙蓉无路通。”意胜而语不胜。王介甫用其意而易其语曰:“漫漫中国莲难觅路,萧萧柳树独知门。”室中语

陵阳论用禅语

古时候的人作诗,多用方言;今人作诗,复用佛语。盖是厌尘旧而欲新好也。室中语

语要警策

陆士衡文赋云:“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此要论也。小说无警策,则不中以传世,盖不能够竦动世人。如老杜及唐人诸诗,无不比此。但晋宋间人,专致力于此,故失于绮靡,而无高古气味。老杜甫的诗云:“语不惊人死不休。”所谓惊人语,即警策也。童蒙训

忌用工太过

诗语大忌用工太过,盖炼句胜,则意必不足;语言文字工作而意不足,则格力必弱,此自然之理也。“红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可谓精切,而在其聚集,本非佳处,不若”暂止飞乌将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为自然自在。其用事若“宓子弹琴邑宰日,终军弃繻英妙时”,虽字字皆本出处,然比“后天朝廷须汲黯,中原将帅忆廉将军”,虽无出处一字,而语意自到。故知造语用事,虽同出一位之手,而高低自异。信乎诗之难也!蔡宽夫诗话

语不可熟

韩非子苍言作诗不可太熟,亦须令生;近人故事集,一味忌语生,往往不好。东坡作聚远楼诗,本合用“山清水秀”对“野草闲花”,此一字太熟,故易以“云山烟水”,此深知诗伤者。予然后知陈无己所谓“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宁僻毋俗”之语为可信赖。复斋漫录

点石油化学工业金

王君玉谓人曰:诗家无妨间用俗语,尤见手艺。雪止未消者,俗谓之待伴;尝有雪诗:“待伴不禁鸳瓦冷,羞明常怯玉钩斜。”“待伴”、“羞明”皆俗语,而采拾入句,了无痕类,此点瓦砾为白银手也。余谓非特此为然,东坡亦有之:“避谤诗寻医,畏病酒入务。”又云:“风来震泽帆初饱,雨入松江水渐肥。”“寻医”、“入务”、“风饱”、“水肥”,皆俗语也。又南人以吃酒为软饱,北人以昼寝为黑甜;故东坡云:“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此亦用俗语也。西清诗话

简 妙

华人有诗云:“山僧不解数戊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及观元亮诗云:“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便觉唐人费力。如桃源记言:“尚行草“尚”本作“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可知造语之简妙。盖晋人工造语,而元亮其尤也。唐子西班牙语录

绮 靡

温廷筠湖阴曲警句云:“吴波不动楚山碧,花压栏干春昼长。”庭筠工于造语,极为绮靡,花间集可见矣。更漏子一词尤佳,其词云:“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青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渔隐

咏物诗造语

咏物诗不待分明说尽,只就像形容,便见妙处。如鲁直酴醿诗云:“露湿何郎试包面,日烘荀令炷炉香。”义山雨诗云:“摵摵度瓜园,依依傍水轩。”此不待说雨,自然知是雨也。后来陈无己诸人,多用此体。吕氏童蒙训

东坡诗云:“赋诗必此诗,定知非小说家。”此或协同也,鲁直作咏物诗,曲当其理,如大猩猩笔诗:“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其必此诗哉!同上

作不经人道语

盛次仲孔晏平仲同在馆中,雪夜论诗。晏婴曰:当作不经人道语,曰“斜拖阙角龙千丈,澹抹墙腰月半稜。”坐客皆称奇绝。次仲曰:此句甚佳,惜其未大。乃曰:“看来天地不知夜,飞入园林总是春。”晏婴乃服其工。

句中眼

唐诗有曰:“长因赠给别人处,忆得别家时。”又曰:“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而荆公、东坡用其意,作古今不经人道语。荆公诗曰:“木末北山烟苒苒,草根南涧水泠泠。缲成白雪桑重绿,割尽黄云稻正青。”东坡曰:“春畦雨过罗纨腻,夏垅风来饼饵香。”如华严经举果知因,举个例子水花,方其吐花,而果具蕊中。造语之工,至于荆公、山谷、东坡,尽古今之变。荆公“江月转空为白昼,岭云分暝作黄昏。”又曰:“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东坡木丹诗曰:“只恐夜深花睡去,头痛银烛照红妆。”又曰:“笔者携此石归,袖中有南海。”山谷曰:此诗谓之句中眼,学者不知此妙,韵终不胜。冷斋夜话

笔力高妙

沙草,则民众所谓水边林下之物,所与游处者,牛羊鸥鸟耳。而荆公造而为语曰:“眠分黄犊草,坐占白鸥沙。”其笔力高妙,殆若天成。凡贫贱则语言不为人所敬信,岁寒则无如松竹。鲁直造而为语曰:“语言少味无阿堵,冰雪相看有此君。”其语便韵。禁脔

务去陈言

有一士人携诗相示,首篇第一句云“二月寒”者,余曰:君亦读老杜甫的诗,观其用月字乎?其曰“四月已风涛”,则记风涛之蚤也;曰“因惊11月雨声寒”,“七月江深草阁寒”,盖不当寒:“10月已风涛”,则记风涛之蚤也;曰“因惊七月雨声寒”,“十月江深草阁寒”,盖不当寒;“二月风非常冰冷佛骨”,“6月风日冷”,盖不当冷。“今朝十6月情窦初开动”,盖未当有色情。虽不尽如此,如“十二月桃花浪”,“10月秋高风怒涛”,“闰七月中吉”,“一月江安静”之类,皆不系月则不足以实录不时之事。若6月之寒,既无所发明,又不足记录。退之谓“惟陈言之务去”者,非必尘俗之言,止为无效之语耳。然吾辈文字,如“5月寒”者多矣,方当共感到戒也。诗眼

下 字

诚斋论用字

诗有实字,而善用之者以实为虚。杜云:“弟子贫原宪,诸生老伏虔。”“老”字盖用“赵充国请行,上老之。”

有用文语为诗句者尤工。杜云:“侍臣双宋子渊,战策两穰苴。”盖用如“六五帝,四三王。”

陵阳论下字之法

仆尝请益曰:下字之法当什么?公曰:正如奕棋,三百六十路都有好着,顾一时如何耳。仆复请曰:有二字同意,而用此字则稳,用彼字则不稳,岂牵于平仄声律乎?公曰:固有二字一意,而声且同,可用此而不可用彼者。选诗云:“庭皋木叶下”,“云中辨烟树”。还可作“庭皋树叶下”,“云中辨烟木”。至此,唯可默晓,未易言传耳。室中语

陵阳论下字

因谒公,公云:已同路公弼作诗,送令伯叔器。名□于案间取以相示曰:“雒邑风骚余此老,故家文献有诸孙。”可为纪实。内有句云:“船拥清溪尚一樽。”船拥清溪,“拥”字有所自不?公曰:何故独问“拥”字?仆曰:盖不曾见人用耳。公曰:李太白送陶将军诗:“将军出使拥楼船。”非一船也。

响 字

潘邠老云:七言诗第五字要响。如“返照入江翻石壁,归云拥树失山村。”“翻”字、“失”字,是响字也。五言诗第三字要响。如“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浮”字、“落”字,是响字也。所谓响者,致力处也。予窃认为字当活,活则字字自响。吕氏童蒙训

一字师

萧楚才知溧阳县,张乖崖作牧,18日召食,见公几案有一绝云:“独恨太平无一事,江南闲杀老里正。”萧改“恨”作“幸”字,公出,视稿曰:什么人改吾诗?左右以实对。萧曰:与公全身。公功高位重,奸人侧目之秋,且整个世界一统,公独恨太平何也!公曰:萧弟,一字之师也。陈辅之诗话

郑谷在袁州,齐已携诗诣之。有早梅诗云:“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谷曰:“数枝”非早也,未若“一枝”。齐已不觉下拜。自是士林以谷为一字师。陶岳五代补

改一字

“璧门金阙倚天开,五见宫花落古槐。前天扁舟沧海去,却将云气望蓬莱。”此刘贡甫诗也,自馆中出知曹州时作。旧云“云里”,荆公改作“云气”。王直方诗话

一字用意

钱内翰希白昼景诗云:“双蜂上帘额,独鹊袅庭柯。”“袅”一字,最其所用意处。然韦匹兹堡听莺曲:“有的时候断续听不了,飞去乌贼犹袅袅。”已落第二矣。复斋漫录

一字之工

杂文以一字为工,自然颖异不凡。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浩然云:“微云淡河汉,疏雨水梧桐。”上句之工,在一“淡”字,下句之工,在一“滴”字,若非此两字,亦焉得为佳句也哉!如陈舍人从易偶得杜集旧本,文多脱误;至送蔡尚书云“身轻一鸟”,其下脱一字。陈公因与数客各用一字补之,或云“疾”,或云“落”,或云“起”,或云“下”,莫能定。其后得一善本,乃是“身轻一鸟过”,陈公叹服。余谓陈公所补四字不工,而老杜一“过”字为工也。如钟山语录云:“暝色赴春愁”,下得“赴”字最佳,若下“起”字,正是小儿语也。“无人觉来往”,下得“觉”字大好。足见吟诗要一两字武术,观此,则知余之所论,非凿空来讲也。渔隐

妙在一字

李白诗:“吴姬压酒唤客尝”见新酒初熟,江东风景之美,工在“压”字。老杜画马诗;“戏拈秃笔扫骅骝”,初无意于画,有时天成,工在“拈”字。柳诗“汲井漱寒齿”,工在“汲”字。工部又有所喜用字,如“修竹不受暑”,“野航恰受两四个人”,“吹面受微风”,“轻燕受风斜”,“受”字皆入妙。老坡尤爱“轻燕受风斜”,以谓燕迎风低飞,乍前乍却,非“受”字无法形容也。至于“能事不受相促迫”,“莫受二毛侵”,虽比不上前句警策,要自稳惬尔。诗眼

欧阳公下字

欧阳永叔词云:“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上出秋千。”此等语皆能够,只一“出”字,是儿孙着意道不处处。侯鲭录

东坡下字

东坡作病鹤诗,尝写“三尺长胫瘦躯”,阙其一字,使任德翁辈下之,凡数字,东坡徐出其稿,盖“阁”字也。此字既出,简直如见病鹤矣。东坡诗,叙事言简而意尽。清远有潭,潭有潜蛟,人未之信也,虎饮水其上,蛟尾而食之,俄而浮骨水上,人方知之,东坡以十字道尽云:“潜鳞有饥蛟,掉尾取渴虎”,言“渴”,则知虎以饮水而召灾;言“饥”,则蛟食其肉矣。唐子西班牙语录

善用俗字

数物以“个”,谓食为“吃”,甚近鄙俗,独杜工部善用之。云“峡口惊猿闻四个”,“三个黄鸟鸣翠柳”,“却绕井桐添一律”,“临岐意颇切,对酒不可能吃”,“楼头吃客栈下卧”,“梅熟许同朱老吃”,盖篇中山大学约奇特,能够映带之也。

忌重叠字

自开始展览寄刘梦得诗,有叹蚤白无儿之句,刘赠诗曰:“莫嗟华发与无儿,却是红尘久远期。雪里高山头白蚤,海中草还丹实生迟。于公必有高门庆,谢守何烦晓镜悲。幸免如斯分非浅,祝君长咏梦熊诗。”注云:高山本高,于门使之高,二字意殊。古之诗流晓此,唐人忌重叠用字者甚多。东坡一诗有两字“耳”字韵,亦曰义不一样。歌乐山老人语录

倒一字语乃健

王仲至召试馆中,试罢,作一绝题云:“古木森森白玉堂,长年来此试作品。日斜奏罢长杨赋,闲拂尘埃看画墙。”荆公见之,甚叹爱,为改作“奏赋长杨罢”,且云:诗家语,如此乃健。

下字人不可能到

“霄汉瞻佳士,泥涂任此身。”只一“任”字,即人不四处。自群众必曰“叹”,曰“愧”,独无心“任”之。所谓视如浮云,不易其介者也。继云:“早秋正摇落,回首大江滨。”大知并观,傲睨天地,汪汪万顷,奚足云哉!

下双字极难

诗下双字极难。须使七言、五言之间,除去五字、三字外,精神兴致全见于两言,方为工妙。唐人记“水田飞白鹭,夏木啭黄莺”,为李嘉祐诗,摩诘窃取之,非也。此两句好处,正在添“漠漠”、“阴阴”四字。此乃摩诘为嘉祐点化,以自见其妙。如范晓冬弼将郭子仪军,一号令之,美丽好多倍。不然,嘉祐本句,可是咏景耳,人皆可到。要之,当令如老杜“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尼罗河滚滚来”;与“江天漠漠鸟双去,风雨时时龙一吟”等,乃为规范。近世王安石“新霜浦溆绵绵白,薄晚林峦往往青”;与苏轼“浥浥炉香初泛夜,离离花影欲摇春”;此能够追配前作也。石林诗话

下连绵字不虚发

古代人下连绵字不虚发。如老杜“野日荒荒白,江流泯泯青。”退之云:“月吐窗冏冏”,皆造微入妙。雪浪斋日记

亚洲必赢626aaa.net ,用字颠倒

古代人诗押字,或有语颠倒,而于理无毒者。如韩退之以“参差”为“差参”以“玲珑”为“珑玲”是也。比观王逢原有孔文举诗云:“虚云坐上客常满,许下惟闻哭习脂。”黄山谷道人有和荆公西太一宫六言时云:“啜羹不及放霓,乐羊终愧足球王国。”按梁国史有脂习而无习脂,有秦西巴而无足球王国,岂二公之误耶。汉皋诗话云:字有颠倒可用者,如“罗绮”“绮罗”、“图画”“画图”,“毛羽”“羽毛”,“白黑”“黑白”之类,方可驰骋。惟韩文公、孟郊辈才豪,故有“湖江”“白红”“慨慷”之语,后人亦难仿照效法。若不学矩步,而学奔逸,诚恐“麟麒”“凰凤”、“木草”、“川山”之句纷然矣。艺苑雌黄

古典历史学最初的文章赏析,本文由我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