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亚洲必赢626aaa.net从海滨邹鲁到成名八闽,河南美术界的私人

2019年9月22日 - 美术动态

清明前夕,恰逢仲春,我们一行三人踏着纷纷细雨来到素有“三山”之称的福州。福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人杰地灵、名人辈出,禁烟英雄林则徐,晚清著名学者、《天演论》的翻译者严复都是福州人。在这座城市,更有一所著名的学府——福建师范大学,该校的美术学院在全国的美术教育中,成绩显著,声名远播。中国美术馆馆长、著名艺术评论家、国际知名策展人范迪安博士求学于斯,成长于斯。今天我们要拜访的正是福建师大美术系87级毕业生,福建美协秘书长,著名国画家王来文先生。

在常人看来,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工作、生活、艺术创作往往难以兼顾,而王来文却将这些经营得有声有色,轻松自如,这不能不让我们佩服他的旺盛精力和聪慧心智。

梳理福建百年的绘画史,笔者以为福建的花鸟画依托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独特地貌,在四季长青、繁花似锦的风光的陶冶下,形成了花鸟画的发展与极大繁荣。古人所谓“度物象取其真”、“师法造化”、“直抒胸臆”等相关理论在八闽画坛得到了很好诠释,尤其是近百年来,郑乃珖、陈子奋、沈耀初、李耕、宋省予等大家的笔墨再现八闽风光,把福建的花鸟画再次推向全国,使得福建的花鸟画占据了中国画坛的一席之地。

提起福建美术界,人们一定会想到王来文。作为中国美协理事、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来文有着开阔的视野,博学的知识,丰富的经验。因此,福建美术工作在他的带动下迎来了一个新的时期;同时,王来文又是一位著名的艺术家,对于当今中国美术和世界美术的现状与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并创作了一批又一批探索之作,获得诸多荣誉。作为“艺术家型的领导”,王来文通晓艺术规律,并尊重艺术规律,按艺术规律办事,组织和联系福建的美术大军,向着既定的目标迈进。他有阔大的胸襟,炽热的情感,特别是对于美术家这个群体有着深深的爱。因为,来文比别人更了解美术家,理解美术家,关心美术家,尊重美术家。在大家看来,他不仅是著名的写意花鸟画家,更是一位福建美术界的知心人。

海滨邹鲁 英才早慧

有人说国画是养人的“音乐”。其“旋律”指线条的流畅,光影的流动。其水墨的浓淡为“节奏”,再加上画面布局这个“和声”,音乐的三要素就齐全了。然而,听画,是赏画中的最高境界,非一般俗画能听,唯有雅画能听。

福建花鸟画的传统如此之厚重,前辈先师们在砚田中留下了丰厚的遗产。我辈对他们的艺术精髓的学习、梳理和吸纳尚且觉得浅薄,颇感力不从心,有愧于先贤宗师。放眼八闽花鸟画坛,虽绘者众多,其能深入传统,自得其意并脱颖而出者,聊聊无几。尤其是中青年花鸟画家,更是寥若星辰。八闽花鸟画传统越来越被边缘,所幸,福建美协副主席王来文鼎力扛起了这一重任,成为了续接八闽花鸟画文脉的关键人物。

有态之墨,现无形之景亚洲必赢626aaa.net从海滨邹鲁到成名八闽,河南美术界的私人。王来文出生于福建漳浦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镇,这里青山绿野,花果飘香,是一代理学大师、著名书画大家黄道周的故乡。来文庆幸成长于这样的家乡,家乡剪纸的一剪一转、芗剧的一唱一颦、书法的一绞一动,无不感染着他,可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儿时的来文对艺术有着一种天然的嗜好,尤其对绘画和书法更是着迷。来文告诉笔者,小时候,自己跟着民间画师,学习画神像,学习民间木雕,再到后期能够帮助画师做工,那心里别提有多美了!然而,王文来并不满足于跟着画师描画神像和历史人物,而是要学习更多专业的美术知识。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长期的努力和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王来文顺利被福建师大美术系录取。大学四年期间,他连续四年荣获国家一等奖学金,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毕业,后成为福建一所院校的美术老师。多年来,从学校,到福建省委宣传部,再到福建省文联,而后是现在的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工作中王来文的角色一直在转变,然而,他热恋家乡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心从未变。在他的笔下,荷花、紫藤、海棠、幽兰、蒲草,这些闽南特有的闲花野草始终成为他创作的题材。而那些以形写情,变形取神;着墨简淡,运笔奔放;布局疏朗,意境空旷的画作也正是来文真情实感的一种表达。细细品读他的作品,你会发现,来文偏爱一种淡雅的笔调将画中的物象退入到朦胧之中来表现现实之外的安宁与休憩。他似乎想用自己的绘画行为来实践一种灵修的体验。以干净抽象的笔触和不断变幻的形式效果来诉说他对人生的感悟与对大自然的感恩。当然,令人赞叹的是来文的画作不仅在诉说着自己的人生,同时还“画就了别人”。他的作品不仅带观者“走了进去”,一同感知画家描绘的意境,而且还给观者铺就了一条“走出来”的通路。仔细阅读王来文的墨荷系列,人们不但可以体验到“花之魂”的沉醉,还能以“花之眼”来打量所处的现实世界。这不能不说是一位画家撇开技法与布局等细节问题后而进入的另一个境界。除了气韵生动、发人深省外,在中国传统绘画批评标准中,“骨法用笔”也是衡量画作的一个重要标准,而这也让来文与许多花鸟画家拉开了距离。如果说有的画家是以或柔或刚取胜,他则是刚柔并济;如果说有的画家是以或散或聚取胜,他则是散聚兼而有之。这一点除了是他的性格使然之外,还要得力于他在艺术上的综合修为。作为一位学者画家,王来文虽谈不上诗、书、画、印样样精通,但也是深得其精髓所在。写意画是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艺术形式,来文喜在画上作题跋,长长短短,错落有致,使画面更加充实,也使气韵更加酣畅。“艺术家要拥有学者的修养、诗人的情怀以及哲人的思考”。这一点来文可谓把握得恰到好处。如他在绘画布局上发现有不足之处,有时用款书云补其意,意境就充足了,画面也随之变得精而完整,这便是艺术上的巧妙,也是艺术家的一种学养。对于来文在艺术上所取得的造诣,笔者更乐意将其归为个人与生俱来的性灵。就个人风格而言,画家有学者型与性灵型之分。因为中国画家多数倾向于学者型,真正性灵型的画家较为少见,合二为之一者更是寥寥无几,而王来文正是将两者结合起来的一位画家。以王来文的性格而言,他更倾向于性灵,这在他的同龄人中是不多见的。当然,从率性而为到富有艺术美感,这种自然而言的灵性之作也让来文经历了漫长的沉淀过程。他每天花大量时间去研究,去广泛涉猎,不单单是国画艺术类,文学、哲学、戏剧、音乐等姐妹艺术都是来文关注的重点,就其学养而言,来文的学者气质与涵养是同龄人少有的。而其长期从事高校美术教育的工作性质,也为其理论素养和学术性思考增加了一层高度。因此,在来文的写意画中,人们常常可以感受齐白石老人那份乡间池塘的质朴,领悟张大千文人园林中的华美,追溯八大山人的委婉,体探到南田的秀逸,以及潘天寿的雄浑和李苦禅笔简意繁的艺术境界。至此,笔者已不难理解因何许多人在欣赏他的作品后所发出高度赞誉的感慨。而面对这些极高的评价,来文往往只是淡淡一笑。

王来文出生在福建漳浦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镇,这里山海田兼备,气候温和,青山绿野,花果飘香;海域辽阔,碧海金沙,素有“金漳浦”之美称。有道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历史的积淀使小村镇形成了一种勤劳朴素、拼搏进取的民风。在这种民风的浸染中,王来文从小就显现出不同一般的聪慧、早熟与顽强。

有这样一位画家,他的画格外“悦耳动听”。如他的横幅紫藤图,犹如一阙昆曲蜿蜒于长宣:花团,如一点点休止符;叶片,如一章章词曲;藤结,如一节节乐曲。仿佛观者看到了树木发芽吐绿、花蕾含苞待放,听到了春风的细语、鸟儿的呢喃。此刻,人们欣赏的不是一幅静止的图画,而是宛若一位美女正在轻吟浅唱。

王来文刚过不惑之年,正值年富力强时,他于学养、阅历、才情和精力都是鼎盛之时。来文生于大儒宗师黄道周的故乡漳浦县,漳浦素有海滨邹鲁之谓,历来文风鼎盛,才俊辈出。同时漳浦也是中国民间艺术之乡,这里的芗剧、木偶、书法等艺术,无不展示着独特的魅力。成长于这样的家乡,剪纸的一剪一转、芗剧的一唱一颦、书法的一绞一动,对王来文而言,故乡的艺术在生活中随时熏陶着他,正所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这种浓郁的艺术氛围中,来文少年即有画名于乡党,及长则受教于福建师大美术系。四年的大学生涯,来文醉心于绘画技法和画理的学习和文史知识研磨,终于以美术系本科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四年的专业训练和学习使来文拥有良好的素描功底,其花鸟画和山水画的功力自不用说,人物造型基础也颇为深厚。尤为可贵的是,他在闲暇之余,不忘临习历代书法名家法帖,这种书法的功力使得来文日后能够更加游刃有余于大写意花鸟画的收敛与奔放中。他在省幼师学校(今为福建省幼师专科学校)任教,执教鞭五载,他悉心梳理绘画教学规律,于工作中教学互长。不熟悉来文的人只知其画名,却不知其著文亦颇为漂亮。机遇偏爱有准备的人,那年省委宣传部急需一个懂艺术和文学的人,于是他来到省委大院,开始了三年的机关生活。三年的机关生涯,锻造了来文开阔的胸襟和大局观,后他赴省文联工作,最后来到了省美协秘书长这个岗位。纵观来文的学习工作生涯,可以概括为“理所当然的幸运者”,因为他的努力,使得他在艺术上自得胸臆,这种机会的获取和艺术成就的取得自然是理所当然;然而他又是一个能把爱好、专业和工作统一起来的幸运者,这样的人始终是不多的。当然,这与其稳健平和的心态是息息相关。中国人的求职心态,正如钱钟书所言:“墙里的人想冲出来,墙外的人想冲进去”一般。关键是要爱岗敬业,是要在繁琐的工作中立定精神,化繁为简,为我所用,并修身养性,最终达到圣人所讲外修内化之境。也许这是来文能将文艺工作和绘画艺术取得统一,并随心所欲汲取艺术养分的重要凭借。

一种责任,一份担当亚洲必赢626aaa.net,在笔者看来,王来文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也许是因为他对艺术从未间断接,也许是得益于他接触到了众多国内外优秀艺术家,亦或是他走遍了除西藏以外的整个中国并深入了解当地风土人情。他将每一个所到之处的博物馆、艺术馆列入重点行程,认真揣摩艺术的奥秘,而他把这归结为是与美术的一种缘分。当然,这种缘分的背后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一份担当。2007年,到任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的王来文,便认真策划组织了一系列大型展览。几年下来,他策划的全省性大展受到业内一致好评。特别是对福建青年艺术人才的培养与推出,更是为福建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后续人才,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来文组织全省美协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是设立并成功举办了高等院校及专业艺术院校的大学生艺术作品展。在过往的三届艺术展中,参展的人数不断增多,年轻人的艺术水平不断提高,而从展览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也走上了重要的工作岗位;二是恢复了中断近20年的福建省青年美展,给青年艺术家提供了一个自我展示的平台;三是举办了首届艺术设计展和首届雕塑展,重点关注展出机会较少,办展较为困难的艺术门类,尽力做到全面推进,重点扶持;四是注重学术上的推动,成立各门类艺术委员会,如中国画人物画艺委会、中国画山水画艺委会、水彩画艺委会、漆画艺委会以及理论艺委会等,从加强学术交流的基础上推动了艺术的整体发展。当然最值得一书的是福建美术在对外宣传展示上得到了一个质的飞跃。而这其中特别要提到的便是2010年的“锦绣海西——福建省当代美术作品大展”。作为文化符号的美术,福建没有在北京举办过如此规模盛大的综合性美术活动,没有以集团军形式全方位地组团在中国美术馆亮相。更重要的是能够纯粹的使用一楼包括圆厅在内的五个厅陈列作品,这不仅在福建是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也是少有的。在开幕式的当天,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宣部、文化部、中国文联、国台办领导、福建省领导以及中国美协、中国美术馆专家、在京闽籍艺术工作者、全国各地美术爱好者500余人出席。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等各大主流媒体以及全国各大专业媒体纷纷前来关注一个省的美术作品展。而当天晚上,随着“锦绣海西——福建省当代美术作品大展”通过新闻联播传遍全国亿万观众,福建美术界沸腾了。此刻有这样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幕后,他没有告诉身边的同事和领导自己已经重感冒。与往日一样,他看起来沉着冷静,有条不紊地安排落实着每一项工作,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他已经多日未眠。他就是王来文,而他面对此次大展的成功总结和强调的是这是省委领导、省委宣传部、省文联领导和中国美术馆
“三点一线”领导有力和大力支持的结果,是历史的机遇留给福建美术界。充分显示出来文的谦逊和真诚。是的,来文承载着一群人的艺术梦想,因此,他乐于为艺术贡献,为艺术发声。而在晋京展中所提出的“闽派”之说,也正是归于他既是美术实践的参与者又是福建美术引路人的双重角色。此外,除了策划组织众多大型艺术活动,来文所提出并倡导的艺术理念也成为福建美术发展中的重要一笔。长期以来,来文始终提倡绘画应融入古典精神这一艺术理念。在他看来,文人高士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古代文人的某些品质要素仍在继续影响着我们。来文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位有着浓郁古典情怀的学者型艺术家,所以在他的绘画创作中,对古代士人所体味过的那种旷远洞明的境界总是有着一种别样的表达,希望通过提出复兴古典精神来推动当代美术的健康发展。“在美学上,古典精神始终是在表达一个现代艺术家对历史与生命本体的思索与探求,可以说古典精神是传统艺术中的核心部分。”除此之外,五年前,来文还曾提出“用学术发展带动艺术市场繁荣”这一全新的理念。在他看来,福建美术现状虽与江浙等艺术大省尚有差距,但“福建美术发展前景良好,艺术市场也会不断繁荣”。基于此,来文先后在福厦漳泉等地多次组织艺术家进行展览、采风以及学术研讨等活动。实践证明,几年下来,社会公众加深了对美术这一界别的认知,而通过学术带动起来的福建艺术市场也更为健康。因此,在这个相对自由宽松的艺术氛围下,近一两年,不少闽籍艺术家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作品,而来自国内外的众多拍卖巨头也纷纷将其经典艺术拍品带到福建,福建艺术市场迎来了春天。而此刻,我们不能忘记那些默默为福建艺术发展所做出长期贡献的人们,来文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当笔者与来文提起这些福建美术界的赫赫战果时,他谦虚地说,“我只是众多福建美术工作者中的一员,服务美术界是我应该做的工作,成绩是大家的辛劳所得。”然而,我们仍能强烈地感受到,这位美术界的组织者在福建美术事业中所起到的作用,而在未来的道路上,我们也将继续需要这样一位福建美术界的知心人。

漳浦素有“海滨邹鲁”之称,开漳圣王陈元光,明代大儒黄道周,筹台宗匠蓝鼎元都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声誉,同时漳浦也是中国民间艺术之乡,这里的芗剧、木偶、书法等艺术,无不展示着独特的魅力。王来文庆幸成长于这样的家乡,剪纸的一剪一转、芗剧的一唱一颦、书法的一绞一动,他说,故乡的艺术在生活中随时熏陶着他,正所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所以,儿时的王来文对艺术有着一种天然的嗜好,尤其对绘画和书法更是着迷,也许在王来文的眼中,绘画就如小孩玩过家家一般的有趣。他跟着村里的民间画师学构图,学线条,从素描到着色……王来文废寝忘食,陶醉于五彩缤纷的艺术世界里。古人云:“艺痴者技必良”,几易春秋,王来文有如马良再世,其笔下的龙、凤栩栩如生,跃然纸上;人物素描更是了得,但见关羽左手捋长须,右手提青龙偃月刀,头戴青巾,面如红枣,虎目生威,好一幅英雄豪杰之相,在王来文的笔下,关羽仿佛呼之欲出,似乎欲报麦城之耻,再现一代英杰豪气。这些栩栩如生的民间题材画像,让王来文在当地声名雀起。这一切,更坚定了他驰骋于艺术殿堂的信心。
羲之穿被 师大高足

这位有声之画的作者就是著名写意花鸟画家王来文先生。

来文的花鸟画给人一股淡雅的气息,在淡淡的水墨中呈现出一种清和冲淡而又正大的气象。所谓画如其人,来文的为人是谦和有礼,于事于人总是于规矩中现其豪迈与风趣。在这种淡雅的气息中,不由地让观者感受到来文的风雅之气度,但是在冲淡的清和中,我们又看到了来文运筹帷幄的谋略和豁达豪迈的另一面,所以来文的画总是透出一股正大的气象。

作者简历:

岁月匆匆流逝,王来文转眼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他不再局限于描画民间题材,而是把眼界放得更高,他开始涉足民间浮雕。艺术的养分滋养着他,本来就略显早熟的王来文,开始寻求自己的艺术之路。“我应该到福建师大美术系去深造,去学更多、更专业的美术知识”已面临高中毕业的王来文心里琢磨着。于是,十八岁的来文赶赴美丽的鹭岛—-厦门,参加由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和厦门艺术馆合办的美术培训班。

王来文谱画上之曲

在感受这种气息的同时,细细品读来文的写意花鸟画,便可窥出来文绘画脉络的由来,即追崇八大山人水墨之高古,由石涛、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一脉相承,尤其是对潘天寿的于“险”字布局造境之道和朴厚劲挺、气势雄阔画风的研究和传承,来文自得其中三昧。这些年来,来文与浙派水墨画名家交游颇深,尤其是这两年,来文考取了张立辰教授写意花鸟的博士班。通过外修内化,可以这么讲,来文对潘天寿的花鸟画文脉的研究和传承是深入的,他已经成为了潘天寿花鸟画文脉的重要传承者。

金雪晶福建日报集团所属《市场瞭望》财经杂志
记者一个有审美、有情怀、有标准,誓把艺术当生活、当乐子的80后臭美小妞。现长期从事艺术品收藏、鉴赏与投资研究,曾撰写大量艺术评论性文章。口号:生命有限,文艺腔无限。

总有不少落榜子弟把七月描绘成灰色,甚至是黑色,但是1987年的7月对来文而言,却是那样的美好,阳光灿烂,郁郁葱葱,秀色可餐,就连枯燥无趣的蝉儿鸣叫,也是那样悦耳,仿佛在为他弹奏一曲凯旋之乐。放榜了,王来文被福建师大美术系录取,那年他们学校只有两人考上本科,他便名列其中。四年的大学生活多姿多彩,有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缠绵不绝的浪漫爱情;也有醉卧床前,吞云吐雾,游戏人间不可自拔者的颓废;但更多的是求学、爱情、游玩三者融于其中的标准大学生活。但来文选择的是怀素书蕉、羲之穿被、指催瓜裂的苦行僧式的生活。四年如一日,来文奔走在艺术的苦海中,正所谓“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他连续四年荣获国家一等奖学金,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毕业,并荣获“优秀大学生”的称号。王来文为他的大学生活划下一个完美句号,也为他艺术人生打下了坚实基础。

王来文出生在福建漳浦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镇,这里青山绿野,花果飘香。王来文庆幸成长于这样的家乡,家乡剪纸的一剪一转、芗剧的一唱一颦、书法的一绞一动,无不感染着他,可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齐白石常对其弟子讲: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对一代宗师的学习,是学其艺术精神,学其为艺为人之道,而非一味临摹其艺术形式,正所谓“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来文深知其中奥妙,对潘天寿这一文脉的续接,关键是对其艺术精神的深入理解。潘天寿这一脉首先是基于其雄强朴厚的金石书法,其次是对书诗画印的文人画理解和传承,再次才是对绘画理法的集大成。来文在解决书法这一问题,他从汉隶入手,力求取法高古,追其朴厚苍雄的气势,同时结合文人画中以书入画的笔法,力追潘天寿的胸臆和气象;其实对于中国书画而言,笔墨研耕固然重要,但要实现气韵生动这一绘画最高之境界,则需要“养”,养平和之心,养浩然正气。当一个画家从笔墨、理法的修习中,不断净化,养成浩然正气,其下笔其能俗乎?其绘画焉能不气韵生动,不让人为之心旷神怡乎?至此,画可成矣!

执鞭教坛 教学相长

儿时的王来文对艺术有着一种天然的嗜好,尤其对绘画和书法更是着迷。王来文告诉记者,小时候,自己跟着衬里的民间画师学构图,学线条,从素描到着色,再到后期帮着画师打打下手,那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在参与全国重要的美术活动中,笔者深深体会到来文在各省美协秘书长中的翘楚,他不但精于美术组织工作,其绘画,其眼界,其学养都有拔萃于众人之感。今日之来文已然在中国画坛占有一席之地,其艺术造诣和影响力正在不断地提升与扩大,假以时日,笔者相信王来文将会取得更大的成就,挑起中国画坛更加重要的担子。

《孟子·告子下》言:“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人事关系总是复杂的,涉世未深的王来文哪知其中奥妙,他最终未能如愿留校任教。几经辗转,成为福建一所院校的美术老师。

然而,王文来并不满足于跟着画师描画神像和历史人物,而是学习更多专业的美术知识。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长期的努力和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王来文顺利被福建师大美术系录取。大学四年期间,他连续四年荣获国家一等奖学金,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毕业,后成为福建一所院校的美术老师。

王来文没有消极应付,而是以更加积极的态度投身于教坛。他把大学所学到的知识更加系统的巩固加深,教学之余,他总是遥望着远方的故乡,虽然离开了儿时的乐园,他却永远热恋着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在他的笔下,紫藤、海棠、幽兰、蒲草……这些闽南特有的闲花野草始终成为他创作的题材。

多年来,从学校,到省委宣传部,再到省文联,而后是现在的省美术家协会,工作中王来文的角色一直在转变,然而,他热恋家乡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心从未变。在他的笔下,紫藤、海棠、幽兰、蒲草,这些闽南特有的闲花野草始终成为他创作的题材。细细品读,那出水的墨荷与溢香的紫藤,让人观后心境顿宁,妙意无尽。福建省资深艺术评论员何光锐曾评价道:“观王来文的写意花鸟画,有清隽纯和之气,而无邪甜俗赖之习。究其原委,即在从正格人,以雅逸出。于法度中寻空阔道理,于超迈中下切实工夫。”

王来文在教坛上一晃就是五年,这五年他在艺术上不断探索、创新,人物、山水、花鸟,三头并进。回首近代美术史,近代著名的画家如吴作人、徐悲鸿、李可染、刘海粟等人,都是从教坛出来,可谓教学相长。政墨互动
相得益彰

如果说王来文的写意花鸟画犹如神来之笔,倒不如说他深得中国传统哲学之要义,悟透了“天人合一,个人融入自然之中”的精髓。他的画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气质的体现,崇尚的是一种无法之法的境界,看似狂放不羁,其实蕴藏着严谨。飘逸中见沉稳,流动中见静谧,张扬中见内涵。可以说,简约之美、潇洒之美和阳刚之美在他的作品里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这种大美的体现又归功于他灵动的线条。

外人只知道王来文画技了得,并写得一手好字,却不知他学富五车,著文漂亮。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那年福建省委宣传部急需一个既懂艺术又能写文章的人,王来文就这样来到省委宣传部。

在平日的绘画创作中,王文来喜用线条掌控画面结构,其线条时粗时细,时浓时淡,虚实相间,让荷香、藤韵、蝉声、蝶影犹如一个个美妙的音符谱出一段段动人的乐曲,真不隗为有声之画。而其写意花鸟画中的“墨荷”、“紫藤”等也因此而得名。

宣传部三年的机关生活,王来文受益匪浅,机关的大气开拓了他的心胸和视野。紧接着,他来到了省文联工作,文联是一个文化界精英聚集的场所,在文联这个平台上,他的学识、涵养和视野得到很大的拓展。细观这期间他创作的紫藤和墨荷,真切自然,色墨交融,格调清雅,充溢着扑面而来的文气、逸气。

艺术市场一路看好

王来文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工作总能与专业结合起来。这不,幸运之神再次降临王来文的头上,他被任命为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美协的工作看似轻松,其实并非易事。但王来文用两年的时间把美协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当笔者追问其中秘诀时,王来文笑着说:“其实关键是要把美协的倡导、组织、协调、服务的功能真正落实,让艺术家感觉到他们在艺术平台上是平等的,这样他们就会拥护美协,自然就会支持你”。

作为传统绘画的品类,写意花鸟画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明清写意花鸟画在文入画的大力影响下,更是大放异彩,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这其中,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以苍劲圆秀,清逸横生等笔墨特点,对后世产生了极大影响。

谈起美协的工作,王来文兴奋地说:“每次大展我们都会得到美术家及美术工作者的积极参与,获奖作品也不分界别,不受社会地位高低影响。譬如“情系海西——2007福建当代艺术大展?中国画展”活动中,我们慎重而巧妙设定规则,考虑到评委是我请的,我的参与可能会影响评奖结果,我就没有参加评委团,这样,尽可能地保证了程序上的公正。此次大展,获奖的12幅作品中就包括一位边远老区乡镇女教师的,还有一位大学生的,评选结果令所有参赛者都认为公平,没有疑义。我们致力于营造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积极健康向上的学术氛围,推动福建美术界群体的健康、良性、快速发展繁荣……”来文先生说到激动之处,手舞足蹈,儒雅之中略带几分童趣,看着他头上闪动的几缕银发,不由想起一句话:人生是很公平的,只要你付出了,总会有回报的时候。

多年来,王来文在艺术创作中,充分汲取了八大山人的简约凝练,深得明清花鸟画精髓。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古书画鉴赏家杨臣彬先生在看过王来文的画后,赞不绝口,称其画气息清雅,画面脱俗,墨色清润,很好地继承了明清花鸟画传统。

藤情荷韵 雅俗共赏

对此,王来文告诉记者,这种沉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自己每天会花大量时间去研究,涉猎范围很广,不仅仅是国画艺术类,还包括文学、哲学、戏剧、音乐等姐妹艺术。“美的韵律是相通的,从中可以寻找到更多创作灵感。”王来文补充道。

著名艺术评论家邵大箴先生在《品评方楚雄的花鸟画》一文中,对雅俗之间的关系有过精辟的论述,现摘录一二,以飨读者:“画,贵在雅俗之间。太雅,曲高和寡,不仅大众难以接受,而且可能会失之于纤细、柔弱;过俗,缺乏应有的艺术品格,表面上迎合了大众的趣味,实际上低估和轻视了群众的欣赏水平,最后还会失掉群众。雅与俗是艺术品格的一对范畴,它们之间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俗话说‘大俗大雅’,‘俗’得有格调、有品味,如许多民间艺术品,反而成为‘大雅’的。”

如果说花鸟画在技法上千明清达到鼎盛,那么眼下花鸟画的艺术市场则迎来了“春天”。在中国嘉德2003年的拍卖会上,李苦禅的精心之作《双鹰图》以187万元落槌;到了2008年的翰海春季拍卖会,苏外画院院长沈威峰创作的《映日荷花别样红》成交价也超百万;而在中国嘉德2008春季拍卖会上,八大山人的《瓶菊图》更是以3136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至此,我们不难看出,写意花鸟画的市场行隋正在逐年看涨。一些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也日益成为各大艺术机构的“抢手货”,这其中,便有王来文先生的佳作。

观王来文水墨作品,尤其是藤情荷韵写意系列,包括其具有突破性的水墨系列,如一串红、鞭炮花等,会发现其画面有清隽纯和之雅气,既从正格入,以雅逸出。画面意趣清雅,绝不会令人有陌生之感,倒是颇为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亲切,这就是王来文的高妙之处——入得兰亭又出得兰亭。

近年来,王来文的作品屡屡应邀参加全国性的艺术展览,在全国学术界影响日益扩大。目前,北京、山东、浙江、江西和福建等地的多家画廊与之签约,长期代理其作品。同时,王来文除了拥有大陆的“粉丝”外,新加坡、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的藏家同样对其作品表现出浓厚兴趣。“艺术品不可孤芳自赏,艺术家的作品也需要走向大众、面向社会,接受收藏界和市场的检验。”王来文说道。

与王来文娓娓交谈,再观其写意花鸟画,心中不时有一种喝铁观音的解渴之快感,因此聊表几言以记之,方为舒畅。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除了画技了得,作品备受藏家追捧外,王来文在工作上的表现也可圈可点。2007年,刚刚到任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不足一年的王来文便大张旗鼓,摆开擂台,策划组织了“情系海西——2007福建当代艺术大展·中国画展”等大型展览。几年下来,他策划的全省性大展受到业内一致好评。一时间,从艺术名人到普通乡村教师都踊跃参与,福建美术界瞬间百花齐放,空前活跃,展现出勃勃生机的繁荣景象。

在常人看来,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工作、生活、艺术创作往往难以兼顾,而王来文却将这些经营得有声有色,轻松自如,这不能不让我们佩服他的旺盛精力和聪慧心智。“我是幸运的,工作总能与专业结合起来,让我有了更多思考艺术的机会。”一句简单的回答流出王文来良好的艺术素养。

当谈起美协工作时,王来文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在艺术平台上需要的是人人平等,在一些省美协组织的大展中,获奖作品常常不分界别,也不受社会地位高低的影响。如福建省高等艺术院校大学生美术作品展览,就为大学生提供了一个展示个性艺术才华的平台。未来的画家就在他们中间,给他们的发展预留下空间就是给福建美术创作事业预留了一个崭新的空间。”

对于近期福建美术界的一个“犬动作”——“锦绣海西——福建省当代美术大展”,王来文也倾人了无数心血。据了解,此次展览是我省新世纪以来首次在中国美术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集中展示闽籍当代美术精品,也是对闽派美术创作实力的一次集中检阅,得到了政府和各界艺术家的高度重视。王来文表示,身为闽籍画家和福建美术工作者,自己有幸参与这场福建美术盛会的筹备工作,倍感荣幸,而为福建美术事业尽一份绵薄主力自己也责无旁贷。

与王来文先生握手道别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屋外细雨已止,夜静似水,路旁玫瑰着露开放,微风吹拂,传来幽香阵阵。此时,记者想起那句“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真的是再适合王来文不过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